COMMUNITY

MD's Sharing

妇联的爱,清华的心,完美中国大地

原本在十一月十三日凌晨乘马航飞往北京,上清华大学高级经理总裁班第五周的课程。可是十一月九日晚间十点钟当我和叶瑞祥兄在陈志勇Friendster餐吧开怀谈清华语清华的时刻, 却接到瑞连弟从中山的一通电话。他告诉我他们公司和清华D31班同学决定在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回访中国西北甘肃省(母亲水窖),并力邀我同行。

瑞连弟的建议让我一时犹豫,因为几天来都忙着几件要事,时间非常紧迫,一是我担任主席的马乡艺术学院分店开幕;其次是中国舞蹈家协会访马并为我院挂上海外第一张牌照。

骞然间,一道真诚的电网掠过,隐隐约约看到胡瑞连弟的激动神情,眼睛炯炯发亮,向我们好友叙述中国西北甘肃人民苦难和缺水的悲情:“一生人也只洗过三次澡,一是出世,二是结婚,第三次则是死亡…”他也分享了喝水窖里的‘黄’水时的感受。一千人民币(约等于马币500元)就能援助一个家庭!瞬时间又看到清华同学、老师及教授们在叙述访问甘肃母亲水窖时的感动和激情。心想,那不就是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向往亲临其境和历炼、印证的地方吗?

MD's Sharing

因为激动,因为感动,第二天让秘书把机票改期,安顿了要事后便毅然乘坐十一日凌晨的航班飞往北京。

从北京转机往兰州中川机场需耗时两个小时,当飞机在空中回旋低飞的几十里路,眼前是一望无际光秃秃的黄土山坡。山峦起伏,看不到葱绿的树林和青青草原,也不见有农稼。远远望去,时而有一两处看像湖泊似的水塘。一片苍凉的景象,难道这里便是所讲的中国西北干旱贫瘠的山区——甘肃省?

带着惆怅的心情入住兰州飞天饭店后,才知道原来此次活动是由全国妇联、完美公司及清华大学合办的“善行天下,完美中国,大地之爱,母亲水窖六年回访”的大型活动。

由于十三日必须赶回北京清华大学上课,我只逗留一天半。从谝惶煜挛缯倏哪盖姿阉得骰幔钦哒写幔砑涿教宀煞茫钡降诙焐衔缁胤们寤狣31班同学捐献的榆中县金崖镇瓦子岘村,以及下午访问完美捐献的西国区金沟乡熊子湾村。让我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热血沸腾,无限感慨,当晚我失眠了。

说真的,如果没有亲临其境,实地考察,我们无法相信人世间竟然还有这么贫穷的人家,而且受难的是千家万户啊!

我看到妇联会莫文秀女士的真实深入讲话,也听到甘肃省副省长陆武成先生发自内心感谢的话,又再次听到瑞连弟真情流露、句句激动人心的话语;法国玛丽艳董事经理吉尔斯先生(Gilles)的胸襟,他的直言带来了友情与关爱;代表清华同学讲话的傅明智老师也表露了谦卑、诚恳以及清华的爱。

最令我又惊又喜的是这次的活动竟然吸引了三十多家中国各界媒体的参与,其中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广东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南方都市报、搜狐、中国直销专业网、新浪、艺州广播网及甘肃广播电影电视台等等。他们因为感动而有所行动,并以身作则也捐献了母亲水。

惊讶的是传媒的几十位朋友绝大部分的年纪都在二十多岁至三十多岁之间。他们积极、认真、用心的采访着,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喜悦的是他们在采访期间能亲身体验,也能实地印证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与疑惑,如:中国真有因缺水而艰苦的千家万户吗? 一千元人民币真能造一水窖并照福一家人吗?为什么甘肃缺水人们不搬到有水的地方呢?捐来的巨款是否能落实等等。深信媒体朋友们经历过这一次深入实地考察后,必定会广泛正面报导,并也会积极号召国内外所有爱心人士伸出援手。因为人间有爱,所以愿意!

最温馨并难忘的莫过于依山而居,住在简陋窟洞里的甘肃村民,他们热情、纯真,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是那么和祥,没有听到喧哗,没有听到埋怨,只有声声的感激。他们以一盘一盘热腾腾的洋芋(马铃薯)、土豆或荷兰薯,新鲜煮熟了的鸡蛋等当地食物招待我们(少了矿泉水和饮料)。当我递上第一个洋芋给吉尔斯时,开始他还有些犹豫,经过一番“教育”,结果他吃了再吃,共吃了三大粒,也吃了两个鸡蛋,哈哈哈……多有趣的老外啊!

还有,最兴奋的是清华D31班同学,他们不但喜气洋洋的在清华村外的牌匾集体拍照留念,也在自己捐献的水窖前拍照,水窖的圆盖上都有写上捐献者名字;我们也亲自喝过并体验从水井抽出来的水。毕竟此时此刻对于做了善事和参与救灾的清华人的喜悦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当然我也和甘肃省的一些负责人谈起几个看法。我们认为应大力号召甘肃和兰州人民全面参与母亲水窖这有意义的活动,毕竟远亲不如近邻。另外,国家除了拨出巨额款项外,应让城市的孩子们体验甘肃人民的苦难,并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题材,深信如果能通过长期用心的规划执行,甘肃母亲水窖的实况一定能激发人们的爱心,并为创造和谐社会迈进。

在完美村母亲水窖启动仪式后,大伙儿纷纷跟着领导们和大队往其中一户受惠人家方向涌去,惟留在原处的十多个孩子,却排着队伍站在迎宾山坡上“不敢离开”,让来访者拍照。

正当吉尔斯、光耀和我一起和孩子们拍照时,突然身边有一老妇(后来才知道她才四十岁)对着孩子群问到:“你们有见过外国人,法国人吗?”孩子们一致摇头。Gilles有些莫名,光耀很快地为他翻译。

“你们好!”Gilles很有礼貌的用法国人讲的华语说道。

“快和法国叔叔说Hello。”我指导孩子们回敬国际友人。

“Hello…”孩子们异口同声兴奋喊道。

“这位法国叔叔是专程来看你们的,快和叔叔说merci beaucoup(法语:谢谢)。”

“merci beaucoup。”

“谢谢你们。”Gilles又杀出一句挺标准的普通话,让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孩子们的笑声,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接着问道:“你们会唱什么歌给叔叔听啊?”

这一下子孩子们都被鼓动起来了,你一句我一句的叽叽喳喳在议论。

“我们一起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好吗?”我一直带动一直和孩子们互动。

“……我爱北京天安门,北京天安门太阳升,伟大……”就这样,歌声传遍了这小小村庄。

这一片刻虽短暂,但愿能让甘肃的孩子们以优美的的歌声感激远方的客人,感激有爱心的捐献者,更期望甘肃的孩子们能在生活改善后的日子,更有素质的茁壮成长。

熊子湾村之访还有一幕,那便是媒体的采访。法国人吉尔斯和我先后被凤凰台负责人拉去作专访,这对我来说还是头一遭。或许我所代表的马来西亚友人的25万人民币捐献(相等于250口水窖共250个家庭)是让他们重视的缘故吧!我也坦然的告诉采访我的凤凰台美丽小姐,马来西亚的中华文化是东南亚国家保存得最完整的,华人都非常关注华文教育的发展,也非常慷慨捐献如印尼海啸,中国水灾等公益活动。我希望通过在清华的学习提升自己,今后一定要把企业搞得更好并游向蓝海,赚多一些钱,从而多做公益,特别是捐给甘肃人民的母亲水窖。

在法国玛丽艳村(蒙特龙公司同人捐了二十万人民币,相等于200口水窖)的不远处,吉尔斯在接受采访后走到我面前问道:“她们只问我几句普通的问题,为什么她和你谈得那么投机?讲那么长?”我明白他的意思,咱们会心笑了。

在回程的车上,国际友人的话语,和今天所目睹的一切,一幕又一幕的在脑海里显现。一部接着一部挂着“善行天下,完美中国”布条的小巴士,在护送车的带领下,像一条黄龙般穿行在滚滚尘土中。车子在迂回崎岖的山路里曲折前进,俯瞰千尺下的层层干旱梯田,山高沟深,令人胆战心惊。坐在车子右侧的吉尔斯和我开始担忧和恐惧。吉尔斯在座位后面不断地吩咐我,要提醒司机慢行,小心慢行。

困了,朦胧中我仿佛又回到了甘肃,看到甘肃人民因有了大地之爱,母亲水窖,生活都富裕起来了。我又仿佛看到甘肃的一切一切全都变了样,到处是一片新气象,万亩田地绿葱葱,牛羊肥来马儿壮,甘肃年年丰收忙,男女老少乐开怀。瑞连弟和我在高高的山岗上,引哼高歌,清华人啊,在那里载歌载舞。

1. Action Foundation
2. MD's Sharing
Have any question?
Feel free to send us an enquiry at info@actionaaa.com
 
Our Trusted Partner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